「姊姊?小羽姊姊?」一名女孩推開門,看著黑漆漆的房間內,細聲喚道。
 
「嗯?小月呀!來跟小羽姊姊學琴嗎?
 
房內走出一名白衣少女,懶散的說道。
 
-她是秋羽,原名秋雨玲,原本秋家是在『月華』時代四大世家的其中之一,但因她不小心惹上了皇室的近親-上官世家的小兒子,之而被抄家,自己只好賣掉清白,以保自己的生活費,小月有一半的才一都是和她學的。
 
「小羽姊~快去洗臉拉!晚上時姊姊不是都很愛美!」月姬看著秋羽凌亂的頭髮後,叮嚀的說道。
 
「唉~是是是,我怎麼覺得你這個妹妹比我這個姊姊更像姊姊呢?」秋羽嘆息。
 
-唉~這麼天真的女孩怎麼會進來這種地方呢?
 
「怎麼會呢?小羽姊姊永遠是小月的姊姊。」月姬甜甜一笑,說道。
 
「喲~你忘了小琦姊姊了嗎?
 
一名紅衣少女走進房內,對著月姬笑罵道。
 
-她是鳳琦,原名鳳懷琦,只是一個當普通老百姓,但為了躲避她那個變態兄長,所以寧願來鳳鵲樓工作,教小月下棋。
 
「小琦姊~不要這麼說嗎!小月會感到尷尬的!」月姬笑道。
 
「你這小妮子會尷尬那天就要下紅雨囉!」鳳琪伸出食指,在月姬的鼻樑間畫圓圈。
 
「小琦姊姊!!」月姬臉紅,低著頭說道。
 
「鳳琦,你不要再跟小月玩了拉,小月,去彈彈望月亭,給小羽姊姊聽,看你是否有練琴。」秋羽微笑道。
 
「喔!」月姬起身,走向一台刻有楓葉的古琴,雙手輕壓著弦,微笑,細手輕撥著。
 
琴停,眾人沉醉在月姬的琴聲。
 
「有進步喔!可是還可以更努力。」秋羽微笑,拍了拍手,笑道。
 
「謝謝姊姊。」月姬微笑「可以讓我去找媽媽嗎?
 
「這…好吧!竟然你下午的是都作好了…」秋羽微笑,寵溺的摸著月姬柔順的秀髮「要趕快回來喔!
 
「嗯!太好了!~謝謝姊姊!~~」月機為笑道,隨後走出房內。
 
***
 
「上官家的兒子都這麼氣質非凡阿!
 
「你太誇了,何況最小的才12歲呢!
 
「小的並沒有吹牛阿,令公子的確氣質非凡阿!
 
一個華麗的門傳來一陣陣『談生意』的聲音,這裡在鳳鵲樓是上等的房間,訂這裡的都是有錢人,就例如說現在裡面的上官世家。
 
除了上官世家其他的世家還有公孫和嵐月世家。
 
而我們這家鳳鵲樓在『月華』算是數一數二的酒家,理所當然得有很多管制。
 
我們舞孃是以跳的越優雅身價就越高,琴師也一樣,彈的越好,身價也越高,而像自己一樣,琴棋書畫和武,各各都精通的少女,越精通,身價越高。
 
不過…像自己這樣每個都學的少女很少,原因是因為他們覺得專注學一樣會比較好。
 
「父親,兒先出去一下。」
 
一名有著高音的男童聲從房內傳出,隨後一名有著黑髮的男童走了出來,在開口前,看起來宛如仙童下凡,但…開口後…那就算了…
 
「可惡!那是什麼人阿!!廢話那麼多。」
 
「嗯?」少年瞄到剛剛被自己的動作嚇到的月姬,皺眉,走向月姬面前揮了揮手「喂,醜女,你怎麼會在這?
 
「啊?醜女?」月姬一愣,反應不過來。
 
-好歹我也長的人模人樣,又不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怎麼可以說我醜呢?
 
「不用懷疑,我就是叫你。」少年淡道「我問你,你怎麼會在這?
 
-她是舞孃?
 
「不關你的是吧!我要去找母親了,再見!」月姬吐舌說道。
 
「呿!我也不想管醜女的事。」少年撇頭說道。
 
「小棗!你在和誰說話?
 
少年的父親從房內問道。
 
-「棗?他就是上官棗?
 
「沒有,兒這就進去。」小棗說道,走進房間。
 
-「他就是讓小羽姊姊他們家被抄家的上官棗?
 
「小月,你怎麼不去呢?等等媽媽桑回來你就不用去了。」秋羽走向月姬,輕扶著月姬的下巴問道。
 
「喔!」月姬應道,隨後匆忙跑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君 的頭像

Approaches along with the winter......

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