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席凌阿…你終究還是敗於我阿。」一名絕色少女飄於空中,銀鈴的笑聲飄盪在偌大的宮殿中,一名俊邪的黑髮少年站在少女對面,樣子十分狼狽。

「吵死了…」少年,也就是席凌低下頭,用留海遮住神情,語調高傲不居。

「真是的…怎麼把自己用的那麼狼狽呢?認輸不就得了…」少女走到席凌,黑色長髮飄逸在空中,雙手環住席凌的脖子,口氣沒了諷刺,多了嘆息和寵溺。

「我不要。」十分固執的說道,語調中洩露出孩子氣。

「你呀…」少女靠著席凌的肩「好吧…我們都輸了,這樣行嗎?」

「希娜…?」席凌抬起頭,訝異的看著少女「你也…」

「唉…是,我是喜歡上你了,滿意了嗎,魔王?」希娜搖搖頭,對席凌神經大條感到無奈,湊上自己的唇,輕輕的吻了席凌一下後,推開席凌,往後飄「好啦…來魔神界太久了…我該回去了…」

「希娜…你要回去了…」席凌愣了愣,下意識的握住了希娜的手,對她,他早像是小孩依賴母親一樣…不能失去母親…不然,下一刻…他就會崩潰…

「你是魔王,你忘了嗎?如此的神情不該出現在臉上的…」希娜摸著席凌的臉頰,哄著他。

「我也不希望我是…」聽到自己的身分,厭惡的撇開頭說道,他,寧願只是個普通魔神界的一名默默無名的修行者。

「別亂說,不過…」希娜若有所思的凝視著席凌「我是因為什麼讓你如此的著迷?」

席凌默默的看著希娜,看著她化為點點的星點時,才開口道「你的所有…」

化為光點的希娜,展開了抹令人心醉的笑容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王,您要走了嗎?」一名全身被黑色包圍的男子從暗角走了出來,沉聲問道。

「你終於現身,我還以為你要站在那裡多久。」席凌冷哼了一聲,輕輕的跳,落地,狼狽的樣子在男子面前已經消失,取代的是王者的高傲。

「呃…」男子傻傻的笑了幾聲,原來王早就發現了自己的身影。

「算了,找我有事?」席凌走到王座上坐了下去,漫不經心的玩著自己手的戒指問道。

「公主殿下已經回宮了,王是否要去看望?」男子拱手問道。

「霞蝶回來了…」席凌仰起頭閉上雪藍色的眸,想了一下後,又道「不了,推說我身體不適。」

「是的。」收到明確命令後男子,不再多留,一眨眼便消失了。

席凌看著雄偉的雕飾,喃喃道「唉…希娜…我有可能撐不過百年後合你的相遇…」

說著,睡意侵擾了席凌所有的思緒,一切放下,深深的熟睡…

***

希娜到了和剛剛相反的宮殿,這裡是清雅、高尚,那裡則是高傲、孤獨,她並沒有太大的意外,畢竟這裡是她的出生之地,一個轉彎,到了一個涼亭,那裡坐著兩個人,一男一女,男人雄武,女的柔婉,彷彿世上所有令人忌妒的形象全聚集在兩人身上,希娜像是沒看到的樣子,一個福身後,笑道「父王、母后,希琳娜回來向你們請安。」語畢,抬起頭含笑的看著男子,帶著調侃的口氣問「父王,您有為希琳娜填個弟妹嗎?」

「咳!希琳娜,別亂說。」男子臉上浮起可疑的紅暈。

「呵呵。」希琳娜輕輕笑了幾聲,一轉身,身上的白衣換成了紫緞衣袍,手裡還拿著一張白紙,她皺眉「父王,這是…?」

「你這次修行是要下凡間了結你未完的情劫,不過若是你無法善解,只有兩條路可走,而且並不好走。」男子思索了一下,還是將兩條路說出「一條是去魔神界,另一個則是去冥界…」說來說去,這兩條路他都會失去唯一的女兒…

這世上分有七界,分別是妖界、冥界、凡界、魔界、仙界、魔神界、神界,和法力最高強的神王界,在這七界中都有一個地方,或是橋來通往其他六界,而神界通往人界的是湖,不過…只要跳下去後,將會忘記所有神界的一切,直到災劫結束為止,不然永生無法想起神界的事情。

「那…父王,我回來後,可以去一趟魔神界嗎?」希娜怯怯的問道。

「妳…唉…算了,准你去,不過只有三個月的時間。」傻女兒…他就是你的情劫阿…

「謝謝父王。」希娜燦爛一笑,對了男子謝過謝後,走到涼亭後的湖邊跳了下去。

男子看著被希娜激起的漣漪,搖了搖頭,扶著妻子一同回房,再空氣中留下了一句無奈的話語…

「希琳娜阿…為父只能在這為你祈求你能度過這次的情劫…」

創作者介紹

Approaches along with the winter......

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