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我收你為徒?」一名老者看著少年,一臉狐疑的問道。

「是的。」少年點了點頭道。

「你要拜師也不是那麼拜的吧?好歹也該上正道的武林世家拜師吧?隨便找一人,不怕被騙嗎?」老者問著少年,懷疑少年是否曉得他真實身分。

「正道?何來的正道,那只不過是他們那些人自稱的,更何況,我不會認錯人的,魔道之首。」少年輕笑,眼裡是諷刺和厭惡。

「小兄弟,你叫什麼?」老者眼底閃過精光,問道。

「席凌。」少年說道「老頭,你要收我為徒嗎?」

「當然,你的骨隨極佳,我若放棄可是很不划算的。」老者說道,隨後拿起撐著他的木杖說「這個給你,當他吸足你的血時你就可拜入我門。」

「若說…我的血全被吸完卻還無法滿足它呢?」席凌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問道。

「那就死阿,就算你有多好的條件,只要身體無法承受,就不能訓練什麼。」老者嘿嘿嘿的笑著。

「死…?那還真是個好寶貝阿…」席凌貪婪的看著木杖,之後接了過來,血瞬間消失了一些,他愣了愣,血還是再被吸收「怎麼…?」

「你的條件太好,所以吸的比較多。」老者懶懶的說道。

「條件太好…?」席凌呆滯的看了木杖一眼,暗中發出魔神界特有的氣息,木杖頓時停了下來。

「恩?怎麼停下來了,你的血不好嗎?」老者懷疑的走向席凌,一把將席凌的手握住,指甲劃下一痕,暗黑色的血瞬間流了下來,老者訝異的看著那血「這…這是…」

「呿,怎麼被發現了。」席凌冷哼一聲,之後壓低聲音道「凡間的魔之統領者,你要敢說出來我就命我忠誠的部下來殺了你。」

「你…」你是…

「我就說不要說出來,你要說,我沒意見,反正不是我沒命。」席凌甩了甩手,傷口瞬間癒合「嘖!原來現在的攻擊力也不過如此,不過…」瞄了老者一眼。

「放心,我在這世上不會亂用我那界的東西,你仍然是我的師父,我只會用你教我的。」

「是…是的。」魔神之王!這就是魔神之王的威嚴阿!老者顫著雙腿跪了下去。

「師父,你怎麼跟徒兒下跪呢?好歹你也是我的師父吧,你在不起來我就跟著下跪。」席凌暗自嘆息過愚,提醒著老者。

「什…什麼…」老者依然跪在地上,不解的問著席凌。

席凌淡淡的看了老者一眼,跪了下去,無奈的說道「師父,你在不起來徒兒也不起來了。」你給我快點起來!

「呃…喔喔!」老者扶著木杖爬了起來,席凌才跟著起來。

「看來要銷毀這一段記憶才行…」席凌喃喃道,一個黑光球浮在手上,他輕放在老者的天靈蓋上,使老者昏眩,他伸手接住老者,一臉輕鬆的走向旅館,像是什麼都沒發生。

創作者介紹

Approaches along with the winter......

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