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姊,姊姊。」一個童雉的聲音喚著一名少女,少女愣了愣,才恍然大悟是在喚自己。

「怎…怎麼了嗎?」少女掩蓋慌張的低下頭問道。

「這首詩怎麼唸?」那嗓音的主人拿著書,偏頭問著少女。

「怎麼了,你想學。」少女讀完那篇詩,錯愕的問著男童。

「是阿,我很喜歡這首詩喔!」

「絕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
 自云良家子,零落依草木。
 關中昔喪亂,兄弟遭殺戮。
 官高何足論,不得收骨肉。
 世情惡衰歇,萬事隨轉燭。
 夫婿輕薄兒,新人美如玉。
 合昏尚知時,鴛鴦不獨宿。
 只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
 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
 侍婢賣珠迴,牽蘿補茅屋。
 摘花不插髮,采柏動盈掬。
 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少女輕聲朗完,再問著男童。

「你確定你喜歡這一首,要不要選別首?等等你被你爹罵?」

「才不會勒,爹爹他才不會注意我的存在,況且爹爹很喜歡有才華的小孩。」男童笑咪咪的說道,孩子氣的臉蛋說出來的話卻如此老成,使少女又愣了愣。

「為什麼你曉得你爹爹喜歡有才華的小孩?」少女問道。

「因為娘就是因為太有才華才會被綁到家裡阿,十一姨娘也是因為如此阿。」男童笑著解釋。

「十一?」少女發出疑問。

「這個…希娜姊姊,你就不需要懂了,武林世家最好不要碰我們皇家的事情,本世子會自行處理。」男童仍是笑著說道。

「…好吧,不過,千萬別有是,羽迭。」柳希娜鄭重的說道。

「當然阿,希娜姊姊,我可是有兩個武林世家撐腰呢。」羽迭說道。

「是嗎…好啦,你爹要來接你了吧?我們去外廳,好嗎?」柳希娜說道,隨後站起身,牽住羽迭的手。

「嗯!」

***

「你說你跟丟了?你到底是怎麼跟蹤的阿!」一名黑髮到腰的少女氣急敗壞的罵著眼前的男子「我就是信任你的武功才派你去沒想到你跟丟了,跟丟了!你到底是想怎麼樣拉!」

「霞蝶公主,抱歉,我不是故意跟丟的。」男子低著頭說道。

「那…哥哥曉得是我派你去的嗎?」霞蝶瞇起雪藍色的眼睛,問著男子。

「應該是沒有,不過王也沒有問我。」男子說道。

「沒有問?怎麼會?哥哥他在做什麼事?」霞蝶問道。

「他去探望王…神之王的女兒。」男子答道。

「那個看起來輕飄飄的,隨時就有可能飄走的那個女的?」

公主殿下…要形容…也不是這樣形容吧…男子無奈的輕嘆「是的,蝶霞公主。」

「呿,她到底哪裡好看,上一次也是因為她而不還看我…」蝶霞喃喃道,手一劃,一個異空間出現在她的面前「走,我們去找哥哥。」

「公主…你不怕被王懲罰嗎?」看著半個身子都進入到異空間的蝶霞,問道。

「他那麼疼我,他會打我嗎?」蝶霞妖媚的笑聲從異空間傳出,反問男子。

「不會…」但是他會打我…男子無奈,一個偏身,也進入到異空間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君 的頭像

Approaches along with the winter......

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