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阿?」某日,希琳娜意外性的發現黑暗中總會站一個男子,她偏頭,手抓著男子的手問到「怎麼會一直不出來呢?」

「他是我的部下,叫做靛文,表面是保護我的保鏢…」但我並不需要…席凌頓了頓,並沒又說出來,他牽住希琳娜另一隻手,柔聲說道。

「有時我真的在懷疑,你是真的對我好還是…」希琳娜苦苦一笑,看來,在差幾步,自己就將墜入情所織的網…

「你覺得呢…?」席凌笑的妖媚,問著希琳娜「有些事,或許,不說破會比較好。」

就如同他們魔神界,那是個專屬腐敗的世界,只有一不小心放下一些戒心,你就將得到報應,當然…他這個王也如同,在這稱王,可不是如同其他幾界如此好過,一不小心,將會被碎屍萬段…

「比較好…?」希琳娜皺了皺眉,不解的看著席凌「為什麼?你不信任我嗎?為什麼不告訴我…?」

「笨蛋…這是我們的習慣。」不輕易相信任何人,就算是至親也相同…

「好奇怪的習慣…」讓她…非常的不習慣…

「久了你就習慣,畢竟就算快,也不會快過五百年吧?」她的法力接近乾枯,太過急促,只會走火入魔…而且,在這裡沒有任何人可以幫助她…

「那很快過去啊!」希琳娜抿了抿嘴,不服氣的說道「對我們來說,五百年很快就會過去了。」

「但我發誓你修練絕對會超過五百年。」席凌似笑非笑的說道,溫柔的將希琳娜的鬢髮用到耳後「走吧,我的公主殿下,你該睡了,太晚了。」

「你怎麼會知道!」外面的天色根本分不出白日黑夜,他是怎麼分出來的啊…

「住習慣了,早就分出來了。」席凌說道,不介意希琳娜說話的口氣,一把勾住她的腰,妖魅的臉孔就在她眼前不到幾公分,她有些害怕的往後了一些,看著希琳娜的動作,他笑了笑「呵,真沒想到,你竟然會害怕。」

「你以為我不會害怕?」希琳娜一臉狐疑的看著席凌問道。

「是阿,我是以為。」除了妳,誰有那個膽和我做賭注呢?我可是不會正大光明的…

「哼!」希琳娜聽到正確答案後,賭氣的往後看,不正視席凌。

「好了,去睡吧,我的公主。」輕輕在希琳娜額上落下一吻,希琳娜馬上昏於席凌懷裡,他將希琳娜交給靛文,說道「先將公主送入房間吧,有貴客來參觀了。」

「是的。」接過希琳娜,下一秒,消失於席凌眼前,席凌掛著冷笑,一閃身,到了大廳的王座上坐好,冷眼的看著眼前幾個身影…

「你們是誰,怎麼敢不經過稟報就直接進入?」找死…?席凌打量著眼前幾個身影,身上穿的衣服並不是很眼熟,所以…不是故意隱藏身分,就是…又有新的勢力產生…

「哼!我們是來要王位的!你給我滾下來!你不配做這個位置!」其中一名身影說道,一個箭步,就站在席凌眼前。

席凌挑了挑眉,看著眼前的男子,領子被一揪,他整個身體被騰在半空中,他不在意,只是輕笑的問著男子「你以為我是如何登上王位的?向你們這樣,如此的魯莽嗎?」他手像是沒使力的輕輕一推,男子往後了幾步。

「你以為我那麼笨,不會警備你們這群人嗎?」他想他知道他們是誰了,只是沒想到…外表那麼細心的『她』…內心竟然沒辦法再等個幾千、幾萬年…

「我…我…」男子慌張的看著席凌,他不懂…!他真的不懂…他不是個初學者嗎…?不是僥倖得到王位的嗎…?

「還是…」席凌又看了男子一眼,呿!看來想錯了,『她』的確很細心,這些人…根本就是被『她』騙過來的,呵呵,一群笨蛋,不過…她也讓自己有運動的機會了…他伸了伸懶腰,一個後退,在瞬間奪取他口中貴客的生命,隨後打了個哈欠,優雅的向後轉,走向自己寢室的方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君 的頭像

Approaches along with the winter......

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