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呢~喂!靛文!哥呢?怎麼那麼多天沒有來看我了?」一頭黑色頭髮的少女嘟著嘴巴,不福氣的對著空氣說道。

「公主殿下…小的並不是每次你在呼喚小的,小的都在…」一名嗓音微低的聲音出現在空氣之中。

少女笑了笑,一臉無所謂「又沒有差別,我不是每次叫你你都理我嗎?」

「呃…」聲音尷尬的笑了幾聲,之後又說「那是因為王要我顧好公主殿下…」

「那他就不用被保護嗎?不然自己也不曉得怎麼死的…」少女說道。

「咳!咳!公主殿下…你這是在詛咒王嗎?」

「才不是咧!不過,最近哥哥在做什麼事呢?怎麼都不來看我?」少女問道。

「呃…王他在…賭命…」他說的沒有錯…魔神界的王者並不需要戀情…對他們來講…未來只會是弱點…

「賭命?他幹麻這樣賭命!我們不是自私的魔神嗎?靛文!你給我說清楚!!」少女一把將少年從黑暗中抓了出來,氣急敗壞的問道。

「是這樣沒錯…可是…」他自己也不懂…王為何要設這一場局,對他來講,雖有好處,卻沒有多大的好處…倒是壞處比較多…

「哥哥是不是變了?從那個人來以後?」不用多說,他一定曉得她說的他。

「或許吧…或許就是因為他的原因…」靛文若有所思的說道。

「什麼或許啊!我不是要或許!我要確定的答案!」少女怒道,她討厭!她討厭那個人!至從他來以後,她哥哥就從來沒有踏進她的宮殿!他搶走疼愛她的哥哥!他霸佔了她的哥哥!

「公主殿下…」靛文輕聲說道「屬下無能…」對於王這個決定…他自己也十分的…不諒解…雖然他沒有任何的權利可以挑剔…

「呿!我要就寢了,你下去。」少女撇頭,走上床鋪。

「遵命。」殿文無奈的說道,一個後退,又隱默在黑暗之中。

***

「好累…這裡是魔神界嗎…果真很怪…一點也不像是神界…」希琳娜細手撥開窗簾,看著沒有一天天亮的天空,希琳娜揉了揉頭,不習慣…待在這裡太久…對自己來說真的很不利…常常會有快瘋的感覺…真不知道住在這的修行者是如何生活的…說到修行者…魔王也是修行者吧…那他…

「你怎麼還不睡?要我陪你到你睡著嗎?」席凌的聲音出現在房裡,希琳娜一轉身,看著席凌,臉微微浮著紅暈。

「不用了…只是…」怎麼會有血腥味…

「只是…?」席凌挑了挑眉,看著希琳娜,想了半會兒,隨後勾起了一抹邪笑「因為我身上有血味嗎?那我告訴你,待在我們魔神界,一定要習慣血味,不然…你住在這會很辛苦的。」

「我習慣了,在神界的時候…」希琳娜淡道,將劉海撥至耳後,碰著窗簾「席凌,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席凌笑了笑,問道。

「你在這裡…都不會感覺快瘋掉了嗎?」希琳娜看著外面的窗色,淡淡的問道。

「還好,至少這裡比我生存的地方還好…」席凌收起微笑,淡道,走到希琳娜身旁,摸著希琳娜柔順的頭髮「你根本想不到,對吧?想不到我生存的地方…到底如何的殘酷…」他低下頭,吻著頭髮,隨後輕咬著希琳娜的脖子。

「你根本想不到,對吧?」席凌加中了語氣,並且重力咬下。

「啊!」希琳娜吃痛的皺了皺眉,下意識的伸手摀住了感覺疼痛的地方。

「會痛?」席凌挑了挑眉,抓住希琳娜的手,抬起頭看著她,諷刺的一笑「這就會痛?看來那老頭太寵你了,太寵你了…」

「看來…我要好好的教導妳才行…」

「哥!你又再做什麼?」一名少女打開門,罵道,將希琳娜抓到身後,隨後轉頭對著希琳娜道「喂,你先到我的寢宮休息,靛文,幫忙帶路。」語畢,將希琳娜推了出去,而後對向冰冷的雪藍色眼眸。

「霞蝶,你越矩了。」席凌瞇眼淡道。

「是哥你又要亂來了,你所謂的教導到底是什麼意思你曉得嗎?」霞蝶說道「你根本是在虐待,將我們受過的難原原本本的從現在那人身上!」

「那他們就不算是虐待嗎?我只不過是依樣畫葫蘆。」席凌說道,手一拉,將窗簾關起「要怪就怪他們。」

「哥!」

「好了,我不想再聽你說了,去睡吧,晚了。」話末,用法力將霞蝶送了出去,並且關上門,鎖上「我也曉得阿…我最疼愛的妹妹…只不過…剛剛好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君 的頭像

Approaches along with the winter......

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