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誰…?
這裡是哪…?
為何會如此的黑暗…?
霞蝶…霞蝶…你人在哪…?

「霞蝶!」少年對著空氣用力一握,尖銳的指甲刺進掌心,流下了黑色血液,妖豔的臉孔微微皺眉,他坐起,迷濛的看著手掌上不停流下的血液「不小心又夢到了嗎…」

鮮紅色的血液模糊了視線,背上的傷痕早已沒了所謂的知覺,麻木了…現在他唯一關心的事是他唯一的妹妹,她是讓她活在世上的支柱。

他晃了晃頭,不在讓自己在想下去,下了床,走向浴室,打開水,將自己的頭髮全數淋濕,倏然抬頭,看著房門一眼,關上水,走出浴室,打開了門。

「靛文,你有事?」少年看著男子問道。

「王,剛剛你…」靛文看著少年,停頓。

「我沒事,希琳娜她…醒了嗎?」少年看著靛文,問道。

「還未,需要屬下去叫醒她嗎?」

「不了,時間還早,你先回去陪霞蝶,我怕『她』會趁我不注意時對霞蝶下手。」少年淡道,走回房內,坐在椅子上。

「是的。」靛文說道,將手放至腹前,微微一鞠躬,退下。

「你可以出來了吧?待在那那麼久了…」少年閉眸淡道,過了半晌,仍是沒人出現,少年不耐的皺眉,口氣十分不好的說道「你還不出來,需要我去請嗎?」

「呵,席凌,你還是那麼的急躁。」一名妖艷的少女走了出來,擁有著深刻的五官,白裡透紅的肌膚,曼妙高姚的身材,褐色的大波浪捲髮,再加上攝人心魂的藍紫色眼眸,活像一個名副其實的妖女。

「你來做什麼?」席凌瞇眼,淡道。

「沒什麼,只是想和你玩一盤棋而已。」少女笑了笑,將一盤早已部好的棋盤拿出「我們來玩玩,好嗎?」

「…隨便」語畢,少女就翩翩的坐在席凌眼前,棋盤則被放置兩人中間的桌子,席凌挑了挑眉,看著棋盤「你白我黑?」

「是阿,不好嗎?」少女笑的好不無辜。

「維納斯,我勸你最好不要耍心機。」席凌說道,拿起小兵,往黑色的格子前進一步。

「咯!說真的,我真想改名,維納斯那個沒用的女神,一點也不配我。」維納斯冷笑說道,將一隻兵,往前走一步「不過,世界上應該也沒有可以配的了我的名子了。」

「你需要什麼名子?」席凌垂眸,淡道。

「呵呵,我也不知道,不過,你心裡應該有很多問題想問我。對吧?」維納斯笑的妖魅,纖細的手指了指棋盤,笑道「先玩完,等你贏我,我所有的問題全數回答。」

「贏?」席凌皺眉,抬眸看著維納斯,冷冷一笑「確定嗎?你確定你會按照規矩嗎?」

「反正…我們都不會按照規矩,你說對吧?」維納斯笑了笑,手指玩著皇后,看著席凌「還不走嗎?我等的有點久了。」

「…吵死了。」席凌垂頭,手持著原本的小兵,往前一格。

維納斯持起主教,吃了一隻兵。

「席凌…?」少女怯怯的探頭,桃紅色的眼眸直勾勾的看著席凌,她懦懦的問道「你在忙嗎?」

「希琳娜…!你怎麼會…」席凌微微吃驚的站起身,訝異看著希琳娜。


「為什麼我不能出現在這…?」希琳娜口氣冷了下去,淡淡的看著席凌「況且,這裡是客房吧…」

「呵呵,席凌,你暗藏女子在這阿,難怪不準奴家到這來…」維納斯抿了抿唇,說的好不可憐。

「維納斯!」席凌低吼,瞪了維納斯一眼。

「怎麼?怕被我誤會嗎?放心,奴家我…」話語會完,希琳娜掉頭走出房間「咯!你的貴客真是好玩。」維納斯笑了笑,看著席凌說道。

「維納斯,你夠了吧?」席凌鬆開握緊的手,冷冷的看著維納斯。

「當然囉,掰掰,時間不早了,我在多待一會就會有人找我找到發瘋了。」維納斯甜甜一笑,站起身,輕輕的,拉開窗簾,跳了下去。

「靛文!」席凌微微低喊,靛文馬上出現在他面前「把愛爾斯放出來,不準再有這種事發生。」語罷,扶衫而去。

「王…」靛文皺了皺眉,但也只有一下,隨後再度消失於房間。

空無一人的房間,擺著一盤未了的棋盤,而黑色的主教,正對著國王,將軍。

創作者介紹

Approaches along with the winter......

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