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哥哥,醒醒了,不要在作下去了…」甜柔的嗓音輕輕的在耳旁,憂心的說道,少年皺了皺眉,雙眼卻仍然沒有睜開「哥哥、哥哥,醒醒了…」

「吵死了。」少年低吼,張開了眼,對上的是如深湖般的綠色眼眸,愣了愣,而後低下頭「霞蝶…你不該來的…這凡間,你不該來的。」

「你終於醒了,夢還沒結束嗎?」霞蝶看著少年,帶著擔心的問道。

「夢…永遠醒不了…真真實實、虛虛幻幻…世界永永遠遠醒不了的…我永遠被困在兒時的噩夢之中,永遠不醒…永遠困於噩夢之中…」少年低喃,小聲道霞蝶幾乎聽不見。

「哥!你別再想了,再想下去你會瘋的。」霞蝶說道。

少年抬頭,看著自己的妹妹,手撐住下顎,邪邪一笑「霞蝶,你再說什麼?我不會瘋的,等我有劃破時空後,我就一定要去尋他們報仇,這一份仇,我不報,心不甘。」

「哥!就連母親都不計較了,你計較什麼!我跟母親不計較了,放棄這仇,好嗎?不要憋著…」

「不好。」少年連想也不想的拒絕,看著霞蝶,那眼神之中有堅定「或許別人寧願死也不要懷著仇恨活下去,但我不一樣,我只有仇恨,使我能夠活下去。」

「那我呢!哥哥,若你報完仇你就會去死嗎?那我該如何是好?你要拋棄我嗎?」霞蝶一臉驚恐的看著少年,她拉住少年,如同兒時一般「哥哥,你不要拋棄我…你不要拋棄我好嗎?」

「…霞蝶,對不起。」希娜…或許,我不該去找你的,不該的…你應該好好的度過這一世,然後忘了我,永遠的…忘了我。

「我不要!你們大人都騙人,你們都騙人!母親一樣,父親也一樣!為什麼現在連你也一樣!」霞蝶鬆開手,怒吼道,不要,我不要!所有人都說謊…所有人都說謊…

「霞蝶,我真的放不下仇恨。」少年低下頭說道。

「那希娜呢?你該不會也放棄他嗎?」

少年一陣沉默,而後幽幽的說道「那也是對他好…」

「王…那個…」一名男子走了進來,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怎麼了,靛文?怎麼說不出一句話?」

「外面有人傳說…王妃已訂下婚約…且…不是和王。」

「…她答應了?」少年皺眉,看著靛文問道。

「不曉得,只曉得他們在王妃過了及笄以後就要將她嫁出。」靛文淡道。

「他們要跟我搶,是吧?」少年不怒反笑,卻散發出令人不寒而慄的氣息,他笑的妖魅「好啊,在她出嫁那日,我就去那搶婚。」

「是的,王,公主殿下,該走了,我們下的迷也差不多該消失了。」靛文說道,霞蝶則不甘願的抿了抿了純,鬆開握住少年衣袖的手,走向靛文,靛文微微躬身。

「那王,屬下和公主先告退了。」

「嗯。」少年頜首,等兩人離開後,看了看天色,走出房間「師父,您醒了嗎?」

「醒了。」老者手持木杖緩緩的走出房間。

「早膳我已吩咐小二準備好了,您可以先下去,徒弟已經飽了。」少年笑了笑道,隨後走進房間。

「那傢伙…有需要那麼拼嗎…?」老者皺眉的看著已闔上的門,喃喃說道。

創作者介紹

Approaches along with the winter......

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