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一、小二時,晚上常到小學的操場玩,那時偏黃昏,與學校的通道被鐵欄隔絕,我靠在鐵欄上小睏。

一個哥哥(我忘了叫什麼耶==姑且叫閔)叫醒我,叫醒打睏的我,忘了閔的長相,只曉得那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吧,因為他穿的黃衣黑褲,標準我們學校的運動服。

不過還是不確定,因為小時睡醒視力差到可以媲美失明,要過很久才恢復原本1.0的視力,閔把運動外套借給我,柔柔的嗓音問著我的名子,那時我回答嫻、小嫻,因為他們不喜歡我現在的名子,所以只叫我俐嫻,而不叫我君。

他笑了笑,手穿過鐵欄,寵溺似的摸著我頭,又問了我一次名子,這一次,我回答君。

之後他就用他那柔柔的嗓子叫我君,第一次,喜歡上我的名子,因為我家人都很討厭我的名子。

坐著的我仰頭,看著站直的他,問著他,可不可以去找他,從大門進去。

他笑了笑說我傻,說不可能,時間太晚了,我進不去。

那時的我不懂傻的意思,只是笑著,鬧著要喝水,他無奈的笑了笑,要我在這等他,暫時消失了一陣子後,出現時拿著紙杯,並遞給我,我小口小口喝著,甜甜的說謝謝。

手伸進去,拉著他的手,要求他出來陪我玩,自己一個人呆在外面好無聊,有事沒事就被球打。

他無奈,蹲下身,摸了摸我的臉,柔柔的說要我乖,以後每個禮拜的這一個時間都這樣子陪我玩。

我嘟著嘴,但也不能強迫什麼,點點頭,答應了。

又玩了一會兒,我姊姊就過來叫我回家,我將外套遞給他,揮了揮手說再見。

就這樣持續到小三、小四,那個哥哥消失了,從我的生活中消失,小學時,有時還會坐在那發呆。

但,因為逐漸的長大,我沒有太常跑到那,只有心情差時才會出現在那。

閔…是我小時候的朋友,也是支撐兒時我的人吧…

畢竟,小時候,他們就如此對待我…

沒有支撐,我還可活到現在嗎?

現在細數…

有閔、碩涵、致儀…

三個最信任的人,就算閔我跟他沒有很熟,但是仍然是最信任的人,

我們都信任的人
創作者介紹

Approaches along with the winter......

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