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放下了一切,還有什麼事情仍夠牽動一個人?

服從命令───

所謂的忠心,也只不過如此一般。

那麼,打破所謂的忠心,也不會如此,

反正…最多也只是沒有一條命而以…

「姊姊!姊姊!你看,這很漂亮,對不對?」一名擁有紫色雙瞳的女孩捧著開著鮮豔的花朵,興奮的給我看。

我低下頭,輕輕的接住花朵,笑了笑,摸了摸女孩柔順的頭髮。

「是很漂亮,但是…下一次不要這樣做了,好嗎?」

「為什麼…」女孩嘟著嘴,不服氣的問道。

「因為這樣子它可以開的更加漂亮阿。」我輕聲的說道。

「嗚…我知道了!姊姊的意思是說與其折下來,還不如讓它在野外開的鮮豔是嗎?」女孩說道。

「對,紫嬋好聰明。」鼓勵性的吻了吻女孩的額頭,女孩開心的離開我的視線範圍。

希望這樣的日子可以一直下去…
但是…
我們畢竟是修魔者,這麼單純的日子根本與我們扯不上邊…

「黃梅!快一點,又有人攻過來了!」赤髮少年對著我喊道,我愣了愣,之後馬上拿出隨身的軟劍出來,衝到攻擊紫嬋的人面前,毫不留情的砍下刀,鮮血噴至我的臉上。

如果…
可以的話…
我想擁有一個能夠守護我們七人的羽翼…
我不想…再與血為舞

***

「以靈魂發誓,我,黃梅(其他六人的名子)在此發誓,永遠效忠王。」七名少年少女半跪在紅色毯墊上,頭為垂,手放在胸前,對著身前看似比自己還小上好幾歲的男孩說道。

擁有了羽翼…
卻感覺不夠龐大…

我…想要更大的羽翼…!

***

「我記得…你不是新王的手下嗎?怎麼跑來我這?」一名妖艷的少女懶懶散散的躺在躺椅上,深刻的五官,白裡透紅的肌膚,曼妙高姚的身材,褐色的大波浪捲髮、攝人心魂的藍紫色眼眸。

她───維納斯。
是足以抗衡他的勢力,不,是可以超越他的勢力。

「我…想認你為主…」我微些結巴的說道。

「妳的主可是魔神界的王,認為我主?是不是太過於好笑了!」維納斯冷冷一笑,看著我「還不如說你是來作間諜還比較有可能。」

「不…不是的!我是想找個更強大的勢力來保護我們七兄妹。」我握緊拳,大喊出聲音。

「原來是七星之ㄧ阿,妳…是黃梅?」維納斯上下打量了我,之後停在我那左頰上明顯的黃梅胎記。

「是的。」我低下頭,不留痕跡的將頭髮遮住胎記。

「好啊,我答應你。」維納斯那時若有所思的笑著,我沒看到,因為我低下頭「小魅,把她帶進你的宮殿吧!她和你共用一個宮殿應該沒差吧?」

「只要你不稱我為小魅我就沒差。」一名少年低估,走向我「我稱你梅兒,可以嗎?」

好…好漂亮…

我臉微微泛紅,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是與絕魅的第一次見面…
第一次…遇上絕美到不像是人的人…

***

「你喜歡的是誰?為什麼要騙我你喜歡我?」我歇斯底里的吼著眼前絕美的少年,少年掛著冷笑。

「一切都是你的自以為是,我何時說過我喜歡你?」他淡淡的說道「我喜歡的人…?原來我有喜歡的人…我以為…我們妖狐就沒有所謂的喜歡…」

「妖…妖狐?」我發愣的說著不可思議的話語。

「不然呢?妳以為妳長的如此平凡,會有多少人喜歡?如果我要選,我也是選維納斯,那才叫做美。」絕魅輕輕的說道,卻沒了平時的溫柔「對了,我在想…你什麼時候才會被王罰呢?」

-若背叛王…將會碎屍萬段,其靈魂任由王處置…

想起毒誓,我只有冷冷一笑「那又如何?反正又沒有差別。」

沒了心…還需要什麼?

「就希望如此。」絕魅不信認的笑了笑「那,就由我來幫你送到王的面前吧。」

***

「紅炎,你該怎麼說呢?不是說…永遠不背叛嗎?為何短短幾百年就有人背叛了呢?」高高在上的王者,也是我在他面前說下毒誓的人。

被叫到的赤髮少年沉默,看著我,眼裡有不解,之後說道「對不起,黃梅只是一不小心的犯錯。」

沒有任何的求饒,因為曉得那是沒用的。

「呵呵,不小心,若真是不小心,為什麼是由對方的妖狐送來呢?」意謂不明的瞄了絕魅一眼,視線又回到紅炎身上。

「屬下不知,一切由王判決。」紅炎跪了下去,對著王說道。

「我就說…發毒誓…有用嗎?」王不屑的笑了笑,起身走到我身前,舉起手,輕輕的摸著我的左頰「黃梅阿黃梅,你犯下了很好笑的錯誤,喜歡上無慾的妖狐有何用處。」

突然,左頰一陣疼痛,鮮紅滾燙的血流下左頰,滴在紅毯上,伴隨我度過一身的胎記被他拔了下來,他握緊胎記,看著我「接下來…就是實現毒誓內容了,是吧?」

他說著,手一伸,輕輕一劃,劇烈的疼痛在身上的傷口慢慢的蔓生下去。

-「梅兒!」

好熟悉的叫法…
是魅嗎?

還是我意識模糊,
聽覺已經錯亂了呢…

痛…好痛…

四肢無法正常的動,連法力都無法使用…突然的被抱起,看著一臉著急的魅,幻覺…是死前的幻覺吧…

好強大的力量…

為何…我之前會以為…
他無法保護我們七兄妹呢…

***

「抱夠了沒?不是不喜歡她嗎?」席凌冷笑看著絕魅,問道。

「你為什麼下那麼重的手!」絕魅瞪著席凌問道。

「重?」席凌挑了挑眉,輕笑了出來「這叫做重?『碎屍萬段』我還沒做完呢…誰叫你要那麼快讓她死呢…我還想讓她有意識的繼續接下來呢。」

「你這個惡魔!」絕魅怒吼,之後看著紅炎「為什麼你不阻止他殺了梅兒,你不是梅兒的哥哥嗎!」

紅炎無語,撇開頭,不想看見絕魅,也不想看到他懷中慘不忍睹的黃梅。

「你們不是人!」

「你才不是人,把我姊姊還給我。」紫嬋說道,低下頭,摸著黃梅殘缺的身體,在她撫摸過的地方慢慢癒合,變回絲毫不損的身體,他抬頭,看著席凌「王,我求求你,放過姊姊吧…就算只有身體也好…」

絕魅訝異的看著紫嬋的法力…不敢相信…竟有這一種法力…

「好阿,放過她的『身體』」席凌聳了聳肩說道「綠狐,把她的靈魂取出來給我。」

「是的。」收到命令的綠狐走了出來,對著絕魅點了點頭後,伸手放置黃梅的天靈蓋,之後一個帶著黃色輕煙的小球飄到綠狐手中,他握緊,走到席凌面前,遞給席凌。

「絕魅嗎?」席凌看著錯愕的絕魅,輕輕喚了一聲,直到絕魅抬眸看著他,他才繼續說道「曉得了嗎?這就是七星的能力,也是我教導他們的。」頓了頓,才繼續開口說道。

「黃梅的背叛,對我還說不算什麼,因為我沒有教導她任何東西,因為她以為我能力不足,不足以保護他們七兄妹,但是,我有能力,她不曉得而已,雖然他資質最好,可是不信任我,我也沒法,雖然,我從沒信任過他們七星。」

語末,站在周圍的六人低下頭,他們只能認命,因為他擁有的法力不是普通人能匹敵的。

「絕魅,你還要跟我打嗎?還是你不敢跟我打呢?若打贏,我,讓黃梅復活,並且永遠不再牽涉他在哪一方。」

絕魅低頭沉思「我…跟你打!」

「好氣魄,我就喜歡這一種人,可惜,你是『她』的人。」微些惋惜,手一伸,一把長劍出現在他手中「那麼,開始吧!」笑的燦爛,像是剛出江湖不久的少年,帶著青澀的笑容。

***

我曉得我比不過他,
但是我仍然要打,
因為這樣我就可以去陪伴妳,
妳…就不會孤單…

---
我在打什麼阿我--
黃梅是七星裡面唯一(目前)因背叛而死的人,
因為他出場機率或許會等於零,所以第十三章就為她寫一篇小小的文,
發現男主角意外的強悍,我不要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哀號)
現在來介紹七星(目前只有名子。)
紅炎、橙雅、黃梅、綠狐、藍潔、靛文、紫嬋。
七個,以彩虹顏色來命名(偷偷說,在其他文章中,這一些是毒藥的名子)
他們的能力有一些知道,有一些正在努力瞎掰(嗄!?)
呵呵,就這樣,各位大大再繼續等待本文吧!
我會努力的(茶)
一樣的有意見的話請寄站內信或者在留言版上留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君 的頭像

Approaches along with the winter......

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