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芒攏罩了七顆閃爍的星宿,
跪在漆黑的宮殿,
誓下的誓言刻在琉璃石版,
記憶中的背叛隨著千年的風化,
再這漆黑的宮殿之中,
再度開始重演…
扯上仇恨的…
背叛。
 

梅。」黑髮少年靠著王座,略長的瀏海遮住一半妖豔臉孔,突然,少年睜開了眼,丹鳳眼慵懶的掃過底下六人「你們會怪我殺了黃梅嗎?」懶散的坐在王座上,諷刺的笑著,柳眉則因等不到答案而打起結「怎麼?你們都啞了嗎?怎麼都不說話了?」

「王,這並不重要,事情已經過好幾千年了。」為首的赤髮男子說道。


「哦?代表那一刻,你們是恨我的?」黑髮少年撐著下顎,問著。

但,無人回應,少年不屑的勾起抹笑容。

「王,我們並不怪你,那是姊姊的懲罰。」在尾的紫髮少女細聲的說道。

「我不希望你們再一次的有人背叛,懂嗎?」黑髮少年輕聲說道,半垂的眼裡有著失落「我不想了…也沒有那精神去懲罰了…」

「王…您…怎麼了嗎?」紫髮少女怯怯的問道。

黑髮少年沉默,闔眼,淡道「你們先退下…誰也不要來煩我…聽到沒…『六星』」少年淡道,驟然起身,身子一閃離開了宮殿中。

「誰…知道王怎麼了嗎…」紫髮少女皺眉問著其餘五人,仍然是一陣沉默,少女聳了聳肩,身子一閃也跟著消失。

***

「凌,你好多了嗎?」一個身影快速的從窗外跳了,那是一名邪媚、陰柔的少年,一頭媲美明月的銀髮、如同黑夜般深邃的黑眸,除去躺在床上放空的少年外,他稱二,沒人敢稱一,此時黑眸帶著無奈的看著黑髮少年。

席凌睜開眸,單手撐起身子,靠著床頭,略長的黑髮凌亂的披在背上,妖媚的臉帶著不明顯的淚痕,席凌垂眸,語氣帶著些許抱怨「魅…你真的非常…無視我剛剛下的命令…」

「你又不是對我下令,你是對六星下令,而不是七星。」絕魅勾起抹微笑不溫不冷,令人摸不透思緒。

「你在挑語病…明知…」席凌頓了頓,再次的躺平「你也還在怪我殺了…黃梅嗎?」

「王,小的不敢阿。」絕魅低下頭,但絲毫沒有不敢的樣子。

「最好是。」席凌不屑的微微一笑,手輕輕一劃,一把小刀出現在手掌中,輕輕一扔,穿過銀髮刺下「魅…我勸你…別惹毛我…」

「王,小的不敢。」絕魅勾起笑顏,說道,一翻手一瓶裝著透明液體的瓶子出現在手中「給你。」

席凌毫不猶豫的接下,仰首一口氣喝完,「這是什麼?」

「不知道什麼就直接喝下,不怕…」話說到一半,絕魅自嘲性的笑了笑「我忘了,你根本不怕,因為我傷害不到你。」

「這是什麼?」席凌再一次的問道。

「藥。」讓你忘記所有的藥…只要你定力不夠…

「什麼…藥…?」席凌挑眉,問著毫無意義的答覆。

「忘…」絕魅未說完,纖細的手指掐住他,慵懶的神情全數退掉,換上的是少有在他面前出現的狠毒。

「魅,你活太久了嗎?想再死一次?」

「王,小的不敢。」絕魅勾起笑容,再一次的重複。

「嘖。」席凌甩開手,瞪著絕魅「你最好給我不敢,竟然給我喝那一種東西…」

「忘了不是很好?」絕魅不怕死的繼續說。

「你…不懂得…」席凌微微失神,但隨後馬上恢復「魅,你先回去吧,再這樣我真的要殺人了…」

「王,那小的先告退了。」絕魅微笑,俐落翻身,離開房間。

「母親…母親…您…去世多久了…凌兒都忘您何時去世的…再那一剎那…凌兒可以救您的…但凌兒不孝…是嗎…?母親…」
創作者介紹

Approaches along with the winter......

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