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痛後微笑的滋味,我不敢嘗,也不想嘗…

受過的疤痕,就算癒合,也會留下疤痕,一不小心觸摸,又是另一陣疼痛。

但,你每每都在我受傷過後,給我安慰,可是…我現在已沒有任何可受傷的地方…

你要我該如何是好?

 

***

 

「王妃,你怎麼了?」橙髮筆直的披在雪白的背上,女子輕聲問坐在她眼前比她年輕許多的少女,烏黑色秀麗的長髮垂地,深邃的黑眸透過銅鏡顯得特別的空洞。

 

「橙雅,其實…我並不需要打扮阿…」少女細聲的說道,小聲道。

 

「王妃,妳在胡說些什麼,妳可是正妃,王的舞會,怎麼能說不去就不去呢?」橙雅帶著責備的語氣回道。

 

「只是…有其他人會陪他去阿…」少女細聲道,有點落寞的抬眸看著橙雅「既然凌有人陪了,我是否就可以不用去了呢?」

 

「王妃,你在吃醋嗎?」橙雅戲謔的問道,少女低下頭,耳根泛紅。

 

「才…才沒有,不要亂說話!」少女輕斥「算了,快點幫我打扮好,我想早去早回。」

 

「是的,王妃。」橙雅微微笑道。

拉斯堤

***

 

「凌,我勸你最好給我說清楚。」一名黑髮少女冷著臉看著眼前邪魅少年,少年痞痞的笑了笑,湊到少女耳旁「這不是很好嗎,靈兒?很漂亮啊!」

 

「一點都不好!你明知我…」看了看四周紛紛因自己的聲音而注目的人群一眼,頓了頓,低下頭咬牙切齒道「你下一次再給我試試看,我保證絕不會讓你好過。」

 

「靈兒,你真不害臊,大庭廣眾之下提到這個,未免也太…」席凌邪魅一笑,未完的句子容易使人想入非非。

 

「哼,後果自負,別到頭來求我幫忙。」魅靈冷哼一聲,高傲的用著丹鳳眼斜視著席凌。

 

「後果自負?」席凌大笑,像是諷刺魅靈的話語「魅…靈…妳在說笑吧…嗯?」

 

垂下紫色眼眸,抿著唇,像是忍耐心中的怒氣。

 

「別生悶氣,這對身體不好的。」席凌笑道「我親愛的妃子…」

 

「去找你夫人,別來騷擾我,煩死了…」推開離自己很近的席凌,一臉嫌棄的說道。

 

「不要,我親愛的妃子,你真的忍心推開我嗎?」席凌說的好不傷心,然而,眼裡卻是冰冷無情。

 

「哼,罷了,我看我還是自己去找…」看到抹綠色身影,想也不想推開席凌,雖然早已變過裝,卻忍不住的害怕的揭穿,快步的遠離綠色身影,只要離開那…就可以不被發現,不被發現…

 

看到剛出現不久的嬌小人兒,勾起抹不懷好意的嬌笑,優雅的拿起放在桌上的紅酒,走向那人。

 

***

 

「王妃,別如此膽怯,你可是這場酒宴的女主人。」橙雅站在少女的身旁,輕聲說道。

 

或許因在不同個體中…她能感受到少女的因害怕的顫慄,雖不是很明顯,但仍會被那些較為細心的『客人』給發覺…這並不是好事…

 

「我曉得…但這是這個身體的反應…」抿抿嘴,少女不開心的回道。

 

「需不需要先回去…?」本是想帶王妃見見客人,但這樣子…恐怕什麼也做不好,反而會讓人恥笑…想者,便扶著少女,想讓少女先回去。

 

「姊姊。」嬌滴滴的聲音從兩人背後響起,少女身子頓了頓,轉過身,直直勾著聲音的主人,只是一眼,少女便被深深著迷。

 

「好漂亮…」少女呆呆的說道,回神,便低下頭,自己這臉孔並不是特別漂亮,只能稱的算是清秀,至於之前…苦苦一笑,現在想這個也沒用,畢竟現在又不是之前…

 

「姊姊怎麼一直抖呢?大場面沒看過嗎?」女子輕笑,看著少女,眼裡有輕視。

 

「你是誰!憑什麼如此無理!」橙雅一步擋在少女眼前,怒斥。

 

「我是魅靈,王妃你好呀,或者,琳娜姊姊,你好呀。」魅靈輕笑,她就如此愛玩,媚眼中的笑意帶著想看好戲的成分,輕聲說道「橙星你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君 的頭像

Approaches along with the winter......

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5gn26f7
  • 診○所﹎強姦◇網站◎流§出﹌ goo.gl/ClgF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