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少女彎曲著身子,使身體彎成一個類似圓形的圖案,手抱著膝,空洞般的看著自己的腳,無視於身上所有的疼痛,是習慣,也是麻木,對於所謂的疼痛


-如果你不在有多好!我們只需要妳姊姊,你的出身根本是不需要的!若要也是要男生!

先前的刺耳地怒罵聲仍然像是在耳邊響著,少女低下頭,如動物般的細細低鳴,不能被他們發現

一發現

又不知是如何的羞辱自己

微長的瀏海遮住少女的神情,抿了抿唇

無奈

既然不需要

何不在發現她是女的時候就墮掉呢

這樣不過是增加他們的負擔

況且

養的那麼不甘願

何不把她丟到外面自生自滅?

寧願將她鎖在『家』的籠子裡

不放她出來

寧願拿著鐵條在她身上留下一條條鮮紅色的傷痕

也不願一口氣把她勒死

好像對待動物

少女垂眸,玩著到肩的髮絲,仍然是無語。

不是被剝奪走聲音,而是被剝奪走所謂的自由。

一切的保持安靜,才能換取到片刻的寧靜

片刻的

「喂!去幫我拿遙控器過來!」

一個聲音傳進少女耳裡,少女輕輕抬頭,望出了房間,隨後輕巧的跳下床,裸腳走向放在客廳的電視底下的櫃子裡,拉開抽屜,將搖控器遞給和她十分相似的少女。

一個大她一兩歲的少女。

少女奪去遙控器,便不在理她,自顧自地轉起電視,一如往常。

她靜靜的走回房間,繼續原本的沉思。

殺了他們會不會比較好

少女閉上那有計謀的瞳孔,不讓任何人看到

-痛

一陣疼痛又使少女低鳴

又來了

因為想要早點解脫這裡

選擇了一個決定,

也只有一個

雖然代價十分的高

會不會有人在意?

她只注重這一點。

但是

不會的

她的出生

本來就不被受到期待


 


***


 


好冷…


 


少女雙手抱胸,微微彎曲膝蓋,伸出手,看著蒼白到可以的雙手,輕輕的吐了口氣。


 


-「你要記住,等你可以改名字的時候,改成佳晴,懂嗎?佳人的佳,晴天的晴。」


 


「媽媽…」少女輕輕喚道,沒有人回應。


 


這是什麼意思…


 


她很想問她媽媽…


 


到底是佳晴…還是家禽…


 


被困住…永永遠遠被『家』當成寵物,是嗎?


 


佳晴…


 


我…


 


是佳晴…


 


「君,你今天也這麼早來啊!」熟悉的語調,使得少女抬起頭。


 


-我是君…還是晴?是君…還是晴?還是說…我是嫻?


 


困惑的看著眼前的黑髮少女,不自覺得脫下面具,帶上真正的笑容,甜甜的說道「早,朔涵。」


 


「妳在想什麼呢,君?什麼是讓你想的那麼認真?」朔涵笑道,她是個活潑開朗的女孩,不像她…絕對的…不像她…


 


「沒什麼,今天要考試嗎?」君問道,在她面前她不用偽裝什麼,只要做自己就可以。


 


「應該不用吧…」朔涵側頭,一臉不要相信我的樣子說道。


 


「…朔涵…你好歹也是個前三名的吧?」君無奈的問道。


 


「是阿,可是發考卷的時候我就看的懂啊!」朔涵無辜的說道。


 


君無奈的看著朔涵,嘆了口氣。


 


在她面前可以毫無偽裝,但是很多事不可以跟她說…


 


她…


 


太過於純潔…


 


不適合她來毀了她的純潔…


 


***


 


「君、涵!你們好早,嗚.....好想睡....」一名長髮拖地的少女對著他們喊道,原本靈活的雙眸帶著許多睏意。

「咯!早啊,星儀,今天難得那麼早到。」君笑笑的對著少女說道。

「你以為我喜歡喔!要不是我那親愛的弟弟,我死也不要那麼早過來!」星儀惱怒的低吼。

「君,你別鬧了,星儀,你知道今天要考什麼嗎?」朔涵將君拉到一旁,微笑問道。

「嗯?考試!?原來今天要考試啊!」星儀恍然大悟的說道。

「一個前三,一個標準第四,為什麼你們都不知道阿.....」君無奈的趴了下來。

「今天要考什麼?」

「國語第六課,自然4-5,數學第二章,社會台灣史,英文的話........你們應該有考試吧?」君細數著要考的科目範圍,抬頭看著兩名好友「我們B班是沒有,但是我不相信你們A班會沒有考試。」

「似乎有呢.....算了,等等在早自習在看。」星儀一臉無所謂的整理了自己的頭髮後,看向君,一抹甜笑展開「君,我看我還是一邊教你,一邊複習好了,朔涵,你要幫嗎?」

君無辜的看著朔涵,像是在傳達話語。

不要答應,不要答應,不要答應......

「噗!君,這回我不可以答應你,別忘了,我是你的小老師。」朔涵揉了揉君的頭,輕聲說道。

「可是儀很恐怖......」而且到了一個極限。

「沒關係啦!我們去圖書室讀好了,我去跟老師說一聲,你們先去。」朔涵說道,將自己的東西丟給識儀後,走向樓梯。

「好了,親愛的君小姐,我們走吧!」拿起自己的東西以後,對著君說道。

「嗯.......」君低聲回應,我不要跟儀在一起啦!我要跟涵在一起.........


 


***


 


「君?你在想什麼?」走在樓梯上,星儀問著君。


 


「沒什麼,識儀你想太多了。」君緊繃著自己,不讓星儀發現。


 


「沒嗎?君,要乖喔,不能說謊。」星儀甜甜的笑著。


 


「真的沒有啦…」君微微哀號,她就是討厭識儀這一點啦…….很容易就看出疑點…..在她面前根本藏不了任何情緒。


 


「是嗎?我怎麼覺得有…..算了,君,再過不久我們就要畢業了呢…..你會哭嗎….?」星儀偏頭問道。


 


「哭…..?」君愣了愣「不知道,看情況。」


 


但是…..


 


應該是不會,


 


沒有笑就不錯了…..


 


還妄想哭…..嗎?


 


「妳,會為我們而哭嗎?」星儀停下腳步,看著君,認真的問道。


 


「不會,我只會為你們而笑,永遠…..」只為你們而笑……


 


「呿!那就看不到妳哭了。星識儀撇頭,帶著微怒的語調說道。


 


「什麼阿……」君無奈的嘆氣。


 


***


 


畢業了…..


 


感覺不出來……


 


每天每天的生活…..


 


不都一樣….


 


或許….不一樣的是…..


 


再也每天見到她們了吧…..


 


「君!妳還不睡嗎?」朔涵偏頭問著身旁的君。


 


「要,但是等一下…..住在學校…..很特別呢…..」君笑笑的說道。


 


而且…..可以逃出家….


 


「是阿,很少有這個經驗。」朔涵笑道「過了今天以後,就是國中了呢…..真想不到….原來時間過的那麼快……


 


「我不覺得…..」君小聲說道。

創作者介紹

Approaches along with the winter......

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