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紅色的血在我的面前流下

 

那時  我想尖叫

 

掐著自己的脖子  想叫  然而  

 

叫不出

 

只能不停的看著人們流血  落淚  憎恨

 

 

人們眼中的憎恨  使得我害怕

 

內心卻不斷的告訴自己  自己也曾是那一群人之中  為了自己重視的人

 

眼中的憎恨  不比他們少  甚至  可以說  比他們多上更多

 

嘴角勾起抹極度諷刺的笑容  

 

那麼  我憑什麼身分害怕  憑什麼逃避

 

現在只能盡我所能的記錄下一切  一切戰爭的悲歌

 

就算  表面上是如此的和平  又如何呢

 

失去自己重視的人的我  曉得表面上的和平  也只不過是那些在戰爭上犧牲性命的人所換取過來的片刻

 

所有的一切  只不過虛擬

 

所有的一切  只不過片刻的休息而已

 

創作者介紹

Approaches along with the winter......

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