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我瘋狂的對著他尖叫  明明理智上曉得  不會那麼巧  那麼巧的遇上殺害她的人

 

卻仍忍不住的尖叫

 

鮮紅的血絲不斷遮蔽住我的理智與視線  在一剎那

 

我只曉得眼前是敵人  該銷毀的敵人

 

刺耳而難以難堪的話語從口中

 

 

 

 

摀住耳的功能  不只是為了不想聽對方的辯解  更是催眠自己那一些難堪的字詞不是從自己口中說出

 

然後  眼睛所傳遞的景象  卻袒露露的告訴自己

 

那一些話  都是從自己口中說出

 

就算自己再怎否認  仍逃避不了這個事實

 

他眼中的無奈與受傷  不管口中說再多的沒關係

 

我甚至  想拿起刀  刺向他心窩

 

想他還她一個公道  一個性命

 

想起她血淋淋的躺在血水之中

 

整個身體殘缺不齊  像破碎的洋娃娃一般

 

身體一整個是顫慄  不要  我不要

 

-那個

 

他開口  看著我  帶了點憂心

 

-你沒事吧

 

【怎麼可能沒事】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淚水再次不爭氣的充滿在眼框中  明明答應過她  不要在落淚

 

【你曉不曉得戰爭中  失去親人的痛苦  一槍射下去是多麼的簡單  為何不想想她親人的痛苦  為什麼

 

-我  母親也在戰爭中過世

 

他勾起抹淡淡的  摸不透的微笑

 

-那一刻  我曾發誓  我要殺了殺死母親的敵人

 

頓了頓  並沒有看向我  而是看向地板

 

-然而  現在看著你  我彷彿看到之前的我

 

-一個  分不出敵人的可憐人  敵人是什麼  有誰能定義  在不同時  就會有不同的敵人

 

-難道這就要代表自己的敵人是所有人嗎

 

我啞口無言  沉默  變成唯一的答案

 

-殺了一個人  就要背負他家人的恨  一直以為做好了  卻在你出現時  我遲疑了

 

-可是我還是得繼續參戰  不管  到時的和平是如何

 

他抬頭看向我

 

-你讓我期待吧  期待戰後的和平有人等著我  答應我  願意等我  我再出現你面前時  就隨你處置了

 

【為 為什麼要選擇我    我恨你耶  你不怕好不容易存活下來  卻被我殺死嗎

 

-怕什麼  血債已經多到數不清了  該怕些什麼  我還在懷疑那時的我  是否會殺人殺到麻痺

 

-到時  再麻煩你當英雄囉

 

他微笑  然後離開  沒有絲毫留戀的  離開

 

讓過去的我好奇  為什麼他可以走的那麼乾脆

 

直到現在想起來  我可以回答

 

因為和平  只不過是生命換來的  片刻休息  

 

創作者介紹

Approaches along with the winter......

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