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童話…
都將在這變了…
血腥、黑暗… 

從前,在一個鄉下的小村莊裡,住著一名活潑可愛、心地卻十分惡毒的小女孩,但她的母親和外婆卻不知情,對她疼愛有加,甚至還特地織了一件適合她的白色小帽子,不過,村裡的人不叫她小白帽,反而叫她小紅帽,為什麼…?呵呵…大家心知肚明…

有天,小紅帽的母親告訴小紅帽說「外婆生病了,你帶些餅乾和我親自做的果醬去看看外婆。」

於是小紅帽立刻去探望住在隔壁村莊的外婆,她在森林裡走著走著,遇見了一隻大野狼,大野狼看到了小紅帽,很想立刻抓住她,但是,他沒那麼傻,附近可是有很多獵人,於是他假裝好心地詢問她要去哪裡?

小紅帽勾起了抹噬血的笑顏,她甜甜的笑著說「我要去看外婆,並且帶給她一些餅乾和媽媽做的果醬。」

「她住在很遠的北方嗎?」大野狼問。

「是呀!」小紅帽仍帶著噬血的笑容「我外婆家要先過了磨坊,從村裡數來第二家。」

「這樣子阿!」說著,大野狼指著路途比較遠的路說「我也很想見她,不然…妳走這條路,而我走另一條,然後順便來比比看誰會先到。」語畢,不等小紅帽回答便從捷徑出發了。

看著大野狼拼命跑的背影,小紅帽換成冷笑「無聊透頂,不過,正好可以準備一下要帶去給外婆的東西。」說著,優雅的將籃子內的果醬拿出,轉了轉蓋子,將蓋子往下一倒,甜甜的香氣馬上引來好幾隻大熊,小紅帽從她帽子底下抽出一隻很短很短的匕首,輕輕的將大熊從胸膛剖開,將血裝進原本裝著果醬的罐子內,同樣的動作做了幾遍,大熊全被殺光,原本白色的帽子也被鮮血染成紅色,小紅帽用紅色的裙襬擦了擦匕首,接著若無其事的將匕首放回原本的位置,再隨手摘了幾朵染血的花朵後,相同的,走向大野狼剛剛走的路,一切…像是什麼都沒發生…

同一時間,大野狼已將到達外婆家,他敲敲外婆家的門。

「叩!叩!」

「誰呀?」屋內傳出外婆慈祥的聲音。

「是您的孫女小紅帽。」大野狼偽裝成小紅帽的聲音說「我帶了餅乾和媽媽做的果醬來看您。」

好心的外婆躺在床上叫著說「自己打開門進來吧!」半秒鐘不到,大野狼推開門,立刻跳到外婆的床上一口將外婆吃掉後,穿上外婆的衣服,跑到床上將棉被蓋好,等著小紅帽的到來。

「叩!叩!」門被輕輕敲了幾下。

「誰呀?」屋內傳來大野狼粗糙難聽的聲音。

「外婆,妳認不出我嗎?我是妳的孫女小紅帽阿…」小紅帽輕聲道,雖然早就曉得自己的外婆兇多於少了。

「進來吧,門沒鎖。」說完,小紅帽就推開門閂進去,眨了眨大眼,看著大野狼,心中盡是嘲笑,呵!他以為穿上衣服就能變成人類嗎?呵呵,畜生果真是畜生。

「外婆,這個果醬是媽媽做的,妳嘗嘗。」一踏進房子,小紅帽便拿出裝滿血的罐子和餅乾,打開罐子,拿了片餅乾沾了沾血後,遞給大野狼,一靠近,她故意的問大野狼「外婆,妳的眼睛怎麼會那麼大?」

「那是為了要看清楚你阿。」

大言不慚「那…外婆,妳的手臂怎麼那麼粗?」

「那是為了緊緊抱住妳。」

並且吃掉,是吧?「嗯…外婆,妳的牙齒怎麼會那麼尖?」

「那是為了…吃掉妳!」語畢,大野狼掀開被子撲向小紅帽。

碰!一聲,大野狼難以置信的看著小紅帽,她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依然笑著,可是她的手出賣了她,她的手拿著匕首刺穿大野狼的喉嚨,她笑著抽回手後,又準確的刺向大野狼的心,確認他死了後,跪在地板上嚎啕大哭。

「小妹妹,妳怎麼了嗎?」一名獵人聞聲進入房子,問著小紅帽。

「奶奶…奶奶她被大野狼吃掉了啦…」小紅帽啜泣的說著。

獵人狐疑的看著已經死掉的大野狼一眼,又看了看小紅帽,拿起獵槍,往大野狼的胸口開了一槍後,摸了摸小紅帽的臉「小妹妹放心,已經沒事了…」

「嗯!沒事了,叔叔,你可以帶我回去嗎?我…我不敢回去了…」小紅帽破涕而笑,問著獵人。

「當然行。」獵人牽著小紅帽的手,走向她家。

因為大野狼胸口被開了一槍,因此沒人曉得小紅帽才是殺了大野狼的兇手,當然的,也沒人曉得,小紅帽的帽子有多少件被染上鮮血,就因為這樣…小紅帽被染紅的帽子,依然在增加…

---
大家若不建議,
可以送出想看的童話故事,
讓君來改編,
不過…這個算同人嗎?(疑問)
07.06.01

創作者介紹

Approaches along with the winter......

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上↑
  • 我想看O0O
    睡美人~~~
  • 是嗎…
    我曉得了(笑)

    於 2007/06/03 11:52 回覆